刘蔚铭

静心斋——远离浮华,完善自我。

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提问:

人类为什么逼着自己学习另一种语言?难道一种语言还不够用吗?

刘蔚铭 回答:

人类学习另一种语言并不是逼着学,而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自然规律。

潘庆云:小辰光夜里厢个叫卖声催我懂事体

小辰光夜里厢个叫卖声催我懂事体


潘庆云


前两日整理图书,寻到一本五十年代出个《鲁迅全集》第6卷,正好翻着《弄堂生意古今谈》。先生讲辣拉三十年代初,闸北一带弄堂内外有“薏米杏仁莲心粥!”“玫瑰白糖伦教糕!”“虾肉馄饨面”!“五香茶叶蛋!”等等叫卖声。


其实,辣拉五十年代初我蛮小个辰光,常常听见叫卖声(到现在呒没忘记)正好也辣拉闸北(现在是静安区)。阿拉爷从小辣拉上海做工,不过一家门侪从老家浙江兰溪到上海来,是辣拉1953年春节以后。那年我虚岁十一,辣拉兰溪已经读好四年级。过好年到上海想转五年级。因为两个地方春季、秋季班个差别,教材又不一样,上海公立小学少...

潘庆云:国际著名法律语言学家John Gibbons访谈记

潘庆云


今年6月13日—8月20日去澳洲协助小辈处理一些法律和商务事宜,除了携带澳大利亚的一些法律著作外,还本能地携带了著名法律语言学家John Gibbons教授的专著“An Introduction to Language in the Justice System”和他编辑的名家论文集“Language and the Law(1994)”、“Dimensions of Forensic Linguistics(2008)”和他在学术刊物上发表的论文“Language and the Law(1999)”、“Towards a Framework for Communication...

性格内向的人必成大器

以下是转帖:

为什么70%的成功者都是性格内向?

“成功人士都是能言善辩,面对大众款款而谈,在大多数人眼中外向的人似乎比内向的人更容易成功。然而据调查显示,成功者中内向者所占比例大大高于外向性格。爱因斯坦、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斯皮尔伯格、村上春树……世界上70%以上的成功者其实是性格内向的人。为什么呢?这篇文章会告诉你,成功的道路上,尽管外向的人生神采飞扬,但内向的人天生自带光芒!

“这样不好,要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

“看你不怎么说话,干啥这么高冷呢!”

“你这么内向,以后怎么交朋友?职业生涯怎么办,内向的人当不了领导的。”

你有没有被这样那样地劝说过,要改掉你内向的性格...

你属于几流学者?来照照镜子!

西法大著名法理学家严存生教授在2012年一次学术采访中说:我的人才标准是:“一流”,当然是世界知名的学者;“二流”,是国内知名的学者,而且不仅是在自己的学科,还要得到法学其他学科的认同;“三流”,就是只能在本学科得到认可的学者。“四流”的是在二级学科某个问题上有所创新。现在那些三、四十岁左右,已经有些小名气的学者,我感觉他们只能属于“三、四流”的水平。他们有没有可能上升为“二流”呢?我认为大部分人是不可能的,其中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社会上的诱惑太大,使得很多学者都无法静下心来研究,而投身到众多的社会事务中去了,变成了“社会活动家”,科研几乎完全停滞。第二则是学者本身的原因,他们不具有第一代学者...

学术讲座题目宜宽不宜窄

学术讲座的受众来源通常比较宽泛,层次多样。即便是与演讲者有着相似的背景,但研究方向的细节都会有差异。较宽的题目受众容易接受,当然即便是题目较窄,受众一定会有收获,这里仅是相对而言。在此,举办者责任重大,要事先对受众和讲座题目进行权衡。如果不闻不问或安排错位,那就是严重的失职,就是对演讲者和受众的不敬。


如果是局部小范围的专题研讨会,很细微的演讲题目会收到好的效果,会展现演讲者的研究深度和厚度,因为这个时候他们在局部有着共同的关注,共同的研究点和共同的学术爱好。

一场精彩的学术讲座

2016年6月15日晚7点至9点,华东政法大学外语学院院长、法律翻译专家、青年才俊屈文生教授在西北政法大学南区B107教室,以“《南京条约》的重译与研究”为题,为学生做了一场精彩的学术讲座。此讲座就有丰富的原始资料,加上屈教授对中英文文本的精妙解读与比照,揭示了常人无法理解的误译,还原了历史的真相,展现了屈教授渊博的历史知识、汉英语言功底和专业功底。虽然听讲座的是外院大二和大三的学生,但他们能够聚精会神认真听讲,踊跃提问。我作为主持人耳闻目睹了全过程。这是一场精彩的学术讲座!

真正的学者注定是孤独的

真正的学者注定是孤独的


刘蔚铭


所谓学者,就是在自己的研究领域研究问题和解决问题的人。他不是社交家和人际关系学家,因此他不喜好抛头露面,不擅长谄媚上位,鄙视庸俗实用主义和机会主义。他不惟利是图,不喜欢做神马都是浮云的事情。如果你觉得做学者很孤独,那就说明你距离真正的学者很近了。真正的学者,命里注定与孤独为伴。当然,你还可以升华,那就是把学术当成一种习惯,赋予它真爱。到那时,你所能感觉到的不再是孤独,而极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