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蔚铭

静心斋——远离浮华,完善自我。

科学解释法律语言现象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帆 

2017年09月13日


  法律语言学是指运用语言学及法学的理论方法,科学地描述和解释法律语言现象,探究语言与法律之间的内在联系和变化规律的一门交叉学科。


  研究对象差异大


  法律语言学的研究对象是法律语言,研究在不同的法律语境、情景当中语言的应用,并使用语言学的理论或视角去解决法学中涉及语言的问题。在山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葛云锋看来,很多法律或者法学问题不单纯是法学问题,其中还涉及语言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有学者开始关注法律语言,法律语言学便出现了。


  作为一门新兴学科,法律语言学有其特定的研...

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提问:

人类为什么逼着自己学习另一种语言?难道一种语言还不够用吗?

刘蔚铭 回答:

人类学习另一种语言并不是逼着学,而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自然规律。

潘庆云:小辰光夜里厢个叫卖声催我懂事体

小辰光夜里厢个叫卖声催我懂事体


潘庆云


前两日整理图书,寻到一本五十年代出个《鲁迅全集》第6卷,正好翻着《弄堂生意古今谈》。先生讲辣拉三十年代初,闸北一带弄堂内外有“薏米杏仁莲心粥!”“玫瑰白糖伦教糕!”“虾肉馄饨面”!“五香茶叶蛋!”等等叫卖声。


其实,辣拉五十年代初我蛮小个辰光,常常听见叫卖声(到现在呒没忘记)正好也辣拉闸北(现在是静安区)。阿拉爷从小辣拉上海做工,不过一家门侪从老家浙江兰溪到上海来,是辣拉1953年春节以后。那年我虚岁十一,辣拉兰溪已经读好四年级。过好年到上海想转五年级。因为两个地方春季、秋季班个差别,教材又不一样,上海公立小学少

潘庆云:国际著名法律语言学家John Gibbons访谈记

潘庆云


今年6月13日—8月20日去澳洲协助小辈处理一些法律和商务事宜,除了携带澳大利亚的一些法律著作外,还本能地携带了著名法律语言学家John Gibbons教授的专著“An Introduction to Language in the Justice System”和他编辑的名家论文集“Language and the Law(1994)”、“Dimensions of Forensic Linguistics(2008)”和他在学术刊物上发表的论文“Language and the Law(1999)”、“Towards a Framework for Communication...

第九届全国法律语言学研讨会在广外大举行

2016年11月26日至27日,第九届全国法律语言学研讨会暨中国法律语言学研究会年会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举行。本次研讨会由广外大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中心和国际商务英语学院承办,高级翻译学院和研究生院协办,来自内地二十多所高校、研究机构及司法实务部门以及英国、中国香港的近120位专家、学者汇聚一堂,分享各自的最新研究成果。


本次研讨会为期两天,共举行三场大会主旨发言、一场资深法律语言学专家论坛、四场专题讨论以及多场平行分组发言,特别增设了“研究生论坛”。本次会议的议题覆盖了法律语篇分析、法律英语教学、法律翻译、法庭口译、法律实务中的语言、司法语音鉴定等诸多领域。本次...

“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规划项目《法律语言学》杀青

主编潘庆云教授


由潘庆云主编,徐优平、张少敏、刘蔚铭等参编的法律语言学全国统编教材、“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规划项目《法律语言学》经多年的酝酿筹备,项目确定后,又经过年余的辛勤工作,目前已经完稿。


本书正文共12章,每章之后附有“思考题”,全书的附录包括与相关章节密切相关的“练习与实践”,如与“法庭语言”一章有相关的“刑事、民事案件模拟法庭”的练习。全书内容丰富、语言简洁,在保证较强学术性、理念新颖的同时,兼顾可读性和作为统编教材对各层次学习者的适用性。


综观全书,至少具有以下特色:


一、不同学科背景的作者发挥自身长处,优势互补,全力合作编著一本《法律语言...

补遗:关于国外法律语言学引入初期的一则文献

补遗:关于国外法律语言学引入初期的一则文献


刘蔚铭

2016年8月22日


在我的著作《法律语言学研究》之中,以及在相关的论文或文章、讲座或谈话之中,每次提及国外法律语言学(Forensic Linguistics)引入中国初期的时候,总会说到英语界一些学者介绍国外法律语言学的著作和论文或文章,如吴伟平、林书武、庞继贤、杜金榜以及胡志清等。这是很自然的事情。IAFL概念下的法律语言学作为一门学科于1993年在国外诞生不久,英语界学者对此作出了比较及时的反应,有的还密切关注法律语言学的发展动态,积极参与法律语言学国际重大学术活动与研究。


然而...

潘庆云英文版:少年刑事案件被告人语言权利的充分保护

(Translated by Xue Chaofeng)

谢谢潘庆云教授惠寄大作。此文是2015第12届IAFL国际法律语言学大会论文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