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蔚铭

静心斋——远离浮华,完善自我。

经济对语言作用的研究

2014年05月30日 00:00 来源:《现代交际》2014年第1期 作者:范学刚

 

  一、 经济已经成为影响语言传播的主要因素

  语言的主要功能就是交流,交流是语言的第一需要。那么当交流的对象和范围等因素发生变化,必然引起语言的变化。当交流的对象和范围发生变化,引起交流双方的相互学习,当交流的对象增多,多方交流时,通过选择某种语言得以凸显,而这种选择的主导因素,从早期的军事因素发展到经济因素,随着历史的发展经济因素成为主导因素。早期人类社会是以农业生产为主体的农业经济。人们受当时客观条件的制约,科技水平不高,交通工具简陋,直接导致了人们经济贸易的范围较小,交通运输的艰难大大影响了进行贸易的频率乃至经济贸易中的商品种类。由于经济贸易范围不大,因此商业交换双方在语言上障碍较小,经济对于语言和语言对于经济的重要作用没有突显出来。

  近现代语言的大范围传播,经历了两个阶段,首先第一阶段是依靠武力军事通过政策手段完成的。例如:殖民时期,由武力进行征服和占领,通过殖民统治,强行推行殖民教育,推广殖民语言,维护殖民统治。这一时期,语言的推广主要是依靠坚船利炮,依靠殖民者的武力,通过殖民者制定的教育政策实现语言的推广。而殖民语言的推广对于殖民者的经济发展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第二阶段是现代商品经济时代,语言的传播主要依靠现代商品经济贸易的推广而扩大传播范围,通过经济交流,同时带动语言的交流和传播,经济对于语言传播的影响,取代了武力军事的政策推行。

  二、 经济的发展决定语言的影响力

  随着现代大工业生产为主体的工业经济的发展,随着科技水平的提高,交通工具的发展,打破了经济贸易上对于空间和时间的限制。经济贸易的范围实现了最大化,经济贸易空前繁荣。当经济贸易范围扩大覆盖多种语言区域,这时什么语言成为贸易活动中的主导语言或者中介语言,什么语言成为经济贸易中的主流语言,则取决于使用该语言的国家或者几个国家的整体的经济实力和经济影响力。二战结束后,美国和前苏联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在国际社会中空前提高,英语取代了传统的法语地位,成为世界第一语言,而俄语也后来居上成为世界第二语言,直到苏联解体,俄罗斯整体经济下滑,俄语逐渐失去了第二世界语言的地位。上世纪70年代开始,日本和德国经济飞速发展,随着日本和德国的经济实力的逐步提高,经济影响力的日益增长,德语和日语的地位逐步提高,各国纷纷建立了德语和日语的教育体系。

  本世纪开始,中国的经济持续高速增长,整体经济实力和影响力空前增长,汉语热席卷全球,汉语正在逐渐参与进世界经济活动之中。两个或者多个使用不同语言的经济体之间进行经济贸易交流,必然推动某种语言的传播范围的扩大,而对于这种语言的选择和认可,不是取决于使用语言的人数的多寡,也不是取决于语言掌握的难易,更不是取决于语言产生的历史是否悠久,这取决于使用该语言经济体的整体经济实力和经济影响力。因此,经济范围的扩大和经济活动的繁荣扩大了语言的传播范围,推动语言的传播速度。这一时期的一个显著的特点是,语言的传播是随着经济范围的扩大而扩大的,经济的影响力直接决定了语言的影响力。

  三、 经济的发展丰富了语言的内容

  经济的发展增强了语言的传播范围和传播速度的同时,促进了语言的发展,丰富了语言的内容。在经济贸易之间,不同区域进行经济贸易绝对不是简单的孤立的经济交流,同时必然伴随着文化和政治的交流。通过这种交流,不同区域的文化和政治的碰撞中,必然使彼此的语言得到丰富。在经济交往中,语言得以丰富在各种语言中最为直接的体现就是对于外来语的吸收。在各种语言中都有外来语,直接丰富和影响着语言。而对于外来语的吸收一直以来就是通过经济、政治和文化的交流实现的。在各种语言的发展过程中,外来语是其发展过程中新词语的主要来源之一。而对于外来语的来源,往往是来自和原有语言系统进行经济、政治和文化交流最密切的语言区域。例如:英语的外来语主要来自法语、德语、阿拉伯语、捷克语、土耳其语、印度语、荷兰语等语种。汉语中外来语主要来自英语、德语、日语和俄语。二者相比较,我们不难看出,经济、政治和文化的交流直接决定了语言新词语的来源,直接丰富了语言的内容。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徐雅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