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蔚铭

静心斋——远离浮华,完善自我。

[转载]喜欢抛头露面的不是真学者

原文地址:喜欢抛头露面的不是真学者作者:罗文华

喜欢抛头露面的不是真学者
罗文华


    某地有条河,河东有座庙,河西也有座庙,都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有些学者经过考证认为东庙建得早,也有些学者经过考证认为西庙建得早,观点不一致,倒也属正常。偏偏有个别“学者”,昨天到了东庙说东庙建得早,今天到了西庙则说西庙建得早,这就有失学术尊严了。
    这样的“学者”,智商绝对不低,记忆力也不会太差,他们不可能糊涂到不分东西、不辨早晚的地步。出现上述的笑话,其实也与学术没有多大关联,主要是他们跌破了自己的人格底线。他们不甘寂寞,利用一些地方和单位在扩建、引资或“正名”等方面需要“学术支持”的时机,急于抛出自己掌握的一点学问,换场掌声,换顿美餐,换俩小钱。
    社会难免浮躁,但学者不能浮躁。学者一旦浮躁,会腐蚀人类的灵魂,撼动社会的根基,其危害更深,更大。当代学者的浮躁,有种种表现,其中一个常见的表现,就是喜欢在社会上抛头露面。
    开放的社会,发达的媒体,使一些学者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但学者的职业特征和性格特征与演艺界的明星毕竟有别。前些天,北京大学百年讲堂举办昆曲名角演出,于丹在做最后总结发言时,刚一出场就被学生观众轰下台来,弄得不尴不尬。此事一经网络和媒体传播,引人注目,众说纷纭。对于于丹,力挺者和拍砖者兼而有之。依我看,一句话:于丹就是去了她不适宜去的地方。北大的学生,不是央视“百家讲坛”的观众,面对北大学生,要充分做好当场被喝倒彩的心理准备。于丹可能具备一些昆曲修养,但昆曲毕竟不是她的专业所长。如果她给某个社区的居民或中小学的学生讲昆曲,应该能够完成任务;但是她到具有昆曲欣赏和表演传统的北大讲昆曲,就实在有些冒险了。恰如作家肖复兴先生所论:“文化名人需要有自知之明,自己即便再学有专长,哪怕是学富五车,也不可能包打天下,遇水搭桥,见山开路,处处逢凶化吉。文化名人不是万金油,可以随时搽;不是胡椒面,可以到处撒。”
    对于那些喜欢抛头露面的“学者”来说,像北京大学这样的地方,像北大学生这样的观众,不是他们的桥,也不是他们的路,而很可能成为他们的滑铁卢。这样的“学者”,都是缺少“自知之明”的人。特别是正处在学术成长期的年轻学者,虽然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仍需注意谨言慎行,尽量不要跨专业演讲,少参加与本专业关系不大的社会活动,不在社会活动中争座次、抢镜头。
    还听到有的“学者”这样为自己辩解:“很多单位请我做报告,很多公司聘我当顾问,很多记者采访我,我不好拒绝人家啊!”对此,可以把学者居里夫妇的表现提供给他作为参考。1903年居里夫妇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后,聘书、荣誉接踵而至,随之而来的是繁忙的社交活动和频频的记者采访。他们的工作和生活,连同他们的女儿,都成为社会新闻,成为酒馆里的时髦话题。然而只讲奉献不求索取的居里夫妇认为这些话题没有任何价值,他们对社交和采访感到烦恼和不安,他们需要的是安静,是继续工作。为此他们不得不像逃难者一样,化了装,躲到偏避的乡村去。当一名美国记者机智地找到他们时,居里夫人很坦率地告诉他:“在科学上,我们应该注意事,不应该注意人。”因此,对于外界的各种诱惑,学者完全可以拒绝,也完全可以保持适度的克制。在新媒体时代,学者当然可以借助网络和电视,让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相互融合而彼此互惠,同时让更多的受众获益,但是,学者既然走出了象牙之塔,身处复杂的社会环境,清醒和自律是必不可少的。  
    每门学科的学者,都离不开社会实践,都需要了解社会、体验社会,也都会以不同角度、不同方式服务社会、影响社会。但是,一名真正的学者,绝不应以接触社会为借口,背弃书斋,贱卖学术,招摇过市,放纵自我,甚而沦为“红包学者”、“酒肉学者”。古今中外有很多学者,埋头治学,淡泊名利,始终没有成为公众人物,但由于他们取得了杰出的学术成就,社会并没有埋没他们,世人也更加尊敬他们。
    董桥曾经描述一位学者,说他是个“雅道中人”,“稳健的举止遮也遮不住十年寒窗孵出来的一缕腼腆”。遇见一个学者,若想知道他是不是真货,不妨静心观察一下他的脸,看看他的眉宇之间还有没有这“一缕腼腆”。

评论